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今天我第一次在天涯情感天地說自己的故事,也許也是最後一次,這是她介紹我來的這個地方,也是我為了她而離開的地方。我們是夫妻,我非常非常地愛她,有人問我我到底愛她有多深?我不知道,因為我無法回答,或者舉一例子證明一下吧,或者這也根本不能說明什麼,只是當時深陷情字裡一些慕名其妙的舉動罷了。我第一次見到她並愛上她時,兩人在意亂情迷時,她告訴我她的第一次是因為不懂事給了初戀男友。我在她之前從未談過戀愛,更沒有碰過女孩子,聽這事情無異於晴天霹靂,她看到我的神情馬上就哭了,說她知道沒有個人會接受她這樣的女人,看著她流淚的樣子我心都碎了,我過去抱住她向她發誓,在我心裡她永遠就最完美的。當天晚上她就委身於 我,當她躺在我胸口上時對我說,以後那怕我們吵得再厲害,也不要用這過錯指責她,我許下了自己的諾言。一直到離婚,我在平時的爭吵中從未違背過。 我們結婚了在婚後,因為我工作的性質決定了我在家裡的時間比較多。她在一家事業單位上行政班,所以我承擔了全部的家務,我是家中的獨子,父母對我的要求從來是百依百順,只要我提出的要求合理,他們全力的幫助我們。特別是在買房及建立我們這小家方面,可以說是無微不至,媽媽心疼我們,因為家裡有親戚在鄉下,經常來走動,送些雞鴨魚米的土特產,她從不捨得吃,都托人送到了城裡。以至於我們好幾年不用採買這些東西,每天只需要買新鮮蔬菜就足夠了。可是我總覺得她的心不在我的身上,因為她從未像別的女人關心自己老公一樣關心過我。當看到朋友們身上穿的手裡拿的 都老婆精心打理的東西時我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滋味。 有一次我告訴她我們一個好朋友自從結婚以後,一回到家只需要看報紙就可以了,他老婆會把一切準備好。當時她哼一聲。有這樣不爭氣的女人!特別讓我難以接受的是,當她的朋友來的家玩的時候,她只要坐在沙發上陪聊天,買菜做飯的事,當然包括洗碗的事也是我包 了。我的朋友不多,只有兩個特別要好的朋友,可是每次他們兩對夫婦來玩的時候,她只是淡淡打個招呼就進房上網聊天了。話也不多說幾句,更別說什麼親自下廚做飯。我曾經暗地裡說過她,她冷冷地回答我和他不認識,沒話說!我曾經和她溝通過很多次,希望她在對我的朋友方面讓我有點面子。她總是瞪大了眼睛,我又不求他們為什麼要對他們好?說出來沒人相信,她每天晚上洗澡時有一句話是必說的,你把我的內衣放那了? 有次我買菜路上碰到她,兩人一起回來,路上她的同事問她青菜多少錢一斤?她吱吱唔唔答不出來。回到家後沉著臉好像是我故意給她難看一樣。我承認自己個性懦弱,更主要原因是我非常怕她不開心,所以無原則地遷就她。原本以為這樣會讓她感動,可我錯了,這樣做的結果只增加了她對我的輕視。在單位裝寬帶了以後我們開始瘋狂地上網,因只有一台所以經常為此爭吵,於是又買 了一台,原本以為是解決爭吵的一個好辦法,誰知道卻是一個悲劇的開端。有了電腦以後兩人吃完飯就躲進小屋裡上網,誰也不干涉誰。當時我申請了Q以後,如實填上了自己的婚姻狀態,結果沒一人肯加我的。我於是乾脆改成未婚,這下好多了逐漸有人加我,我一直把網絡和現實分得很開,不管聊得多好我不會告訴她們的真名實姓和真正的工作單位。更不會告訴她們家裡電話。她一開始對我這樣的做法的評價就兩個字,虛偽!她有時會把的家裡電話告訴別人,我很生氣,於是她轉到手機上去了。半夜三更經常收到短信,我很生氣,她卻若無其事,只是不當我的面發了,背地裡發。自從上網後我們的夫妻生活出現了問題,我承認是個性慾很強的男人,當她從另外一個房間回來上床睡覺時,對我的表示總是很不情願,不是說太晚就是說太累,我看到她呵欠連天,也就不想勉強她。所以有時我們夫妻生活一個月也沒有一次。當我和我當醫生的朋友說起時他們覺得天方夜譚,以我們這樣的年紀(我31,她29)這種情形是絕對不可能的。 有一陣子她乾脆說我晚上打鼾太大聲,自己一個人到另一屋裡去睡。一直到看到我非常生氣以後悻悻的搬回來。我發現她變了許多,以往她對QQ上的親熱表情深惡痛絕,一有人發給她,馬上拉到黑名單。可是到了後來她慚慚習慣了。對我越來越冷漠,她因為聊得開心,讓給她買耳麥,我堅決反對,但是還是沒拗過她違心給她買了。於是更加不可收拾。 每天回來家不問飯是否做了菜是否買了立馬坐到電腦面前聊起來。而且在我有時外出的時候還把門反鎖起來。我回來開了半天門她才慌張地來開,我質問她時,她不屑一顧,彷彿不值得說明原因一樣。有一陣子她公休,馬上搬到另一屋,一天到晚就只是上網上網,家裡事一點沒過問過。有時上網到凌晨四點多,我在另一屋醒來還能聽到她的笑聲。我開始起疑心,利用有朋友是電腦高手的便利條件,趁她不注意看了她的聊天紀錄,可以說那是十顆原子彈在頭上爆炸也沒這樣讓我震驚,我看到了她和別人網做電話做的記錄,那麼噁心的話下流的字眼竟然出自她口中的手下!我記下那人的電話,我回家裡給她打了個電話,剛剛開始她否認,但是看我說出了細節後,她不再說話,只強調不是真做!!!我很冷靜地和她談到離婚劃分財產的事,當著她的面給那人打電話,讓他帶著戶口本和身份證從內蒙過來,我告訴他如果他是真心的,我會好好她送她出門,立馬幫他們結婚手續。要是他敢玩她,他小心他怕狗命!她無語,只是一副沒做錯的神情。我想我會努力堅強下去的。說了那麼多,心裡好受多了,在天涯裡看多了網絡上悲歡離合,從來沒想到會在自己身發生。我只想告訴那些正沉迷在網絡中的人們,悲劇往往在我們以為不可能的時候偷偷來臨。到時再認為那些不可能在自己身發生的事情值得引起注意時,可能已經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