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三月飛雪,冷漠了枝頭才綻的那抹綠痕,我拚命的藏著自己,不想你,不能想你。容顏易老,春天會再。 趴在閣樓,不去穿梭生活的艱辛,是一種怎樣的感恩啊!原以為靠近了,會溫暖,可到底氣溫太低!屋子裡沒有了暖氣,如同心裡沒了愛過的痕跡,在這善變的三月,昨天你還可以看著和煦陽光之下飄浪一個美麗的風箏,今天你就又不得不縮著瑟瑟的軀殼尋找溫和的貝殼! 喜歡雪,是因為整個冬天太酸澀了,鋪天蓋的枯黃,銀色覆蓋後想起媽媽童話裡閃射銀光的小屋,是浪漫的依托,佔據著一個季節的奢華和夢幻,每個女人,都窮其一生做著白雪公主暖屋的夢,哪怕八十歲,也渴望和王子邂逅啊,怎樣的女人世界!只有小孩才懂吧! 踏青了,草色遙看近卻無,花蕾羞澀,柳枝柔美,想寫一篇美文《三月裡,做你的風箏》,文字還在心底,溫溫暖暖地,底稿裡訴說一段臆想的邂逅和暖意,賺幾錢銀子,然後獨自去看海邊的春暖花開,可是驟然被吹開了。先是接連不斷的工作,接著是猛烈而來的大雪,鋪天蓋地的,女兒說:媽媽,冷啊! 冷啊,三月裡,動盪的東西太多,日本地震了,海也嘯了,核還洩了;我們的鹽也饑荒了一天;利比亞的戰事不知哪天才可平息,我們國家的瘦肉精禍害著百姓,吃與不吃還可以選擇,但塵世有太多你無法選擇的,如何面對不是一個難題,難就難在每個人總要按照自己的心思去活! 我們總不停地呼喚良知,三月裡有太多的節日。因為花要開,山要綠,少女有懷春,少婦有春夢,貓貓狗狗都在萌動!起步都是奔著美好,結局總是天地懸殊,無悔即人生! 憶起那點舊事,歲月有點恍惚,是二月的末尾吧,陽光咋呼呼地,有點冷艷的意思,要了咖啡,我們彼此取笑著鄉下人進城的傻氣和做作的浪漫,思緒一直飄在很韶華的季節裡,忘了是兩個滿臉滄桑的人,說什麼浮雲易動,山河全變,老了的總歸老了的,好多東西不能用錢衡量但不得不用錢衡量,比如我的容貌衣著,走在街上,光鮮得讓我忘了自己是老女,描眉施粉後是一種香噴噴的自信,可心裡太明白付出的不是書裡文中的打拼! 肩並肩,我不會吃牛排,你大概也假裝不會吧,今生不可能牽手的就永遠不會,也許這就是宿命。我相信我女兒的未來一定會給自己一份牛排,而且會從容不迫的吃完。我錯過了,一個普通的鄉下夫人,幽會十幾年的一點過往,還是銘記著那碗牛肉麵的幽香,那時候,總覺得量少的可憐,斯斯文慢慢騰騰地一路吃來,以為這輩子足矣。如今看來其實是一種短視和胸無大志吧!今天再吃,早沒了味覺,挑幾根,剩下的都推給你,你居然沒有推脫的吃了,心裡一份溫暖的感激,好多年了,吃不完就倒掉,麻木了鋤禾日當午的感觸。我是農家女,可我蝸居在了城市的上空,孤單的吟唱與生活無關的風花雪月,自以為不曾暴殄天物,因為一直以來很拮据。那天你用行為告誡我,其實我早已背離了土地。 泥土是有芳香的,年輕時一直隨父母耕地,最愛的就是那淡淡的瀰散開來的清新,有夜晚露珠的溫軟,也有月光的淒迷。翻過的土地,不久會讓蔥蘢的綠意漫溯,那刻我心裡的激動不亞於父母。 雪還繼續著,三月裡,少了溫暖,春天還在,思念還在,留住韶華剎那間。佛說:默然相愛,寂靜喜歡。空靈而厚重!我學不來佛,但我懂得佛的超脫!